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 注册 忘记密码?
首页 | 教育 | 旅游 | 美食 | 健康
您现在位置:中华新闻网 >> 生活 >> 浏览文章

画梅须具梅气骨,人与梅花一样清


2019/11/6 17:01:21

王冕:画梅须具梅气骨,人与梅花一样清

“人生南北多歧路,将相神仙,也要凡人做,百代兴亡朝复暮,江风吹倒前朝树,功名富贵无凭据,费尽心情,总把流光误,浊酒三杯沉醉去,水流花谢知何处。”这首词的词牌名叫《秦时月》,出自吴敬梓的《儒林外史》。

其实不论唐诗宋词,还是元散曲,很多经典的诗词都通俗易懂。我想伟大的诗人词人就应该将诗词艺术推向极致,让更多的人去读懂,从而转化成为一种安放灵魂的精神力量,而不是将其束之高阁。同样吴敬梓的这首词和白居易的诗一样写的通俗易懂,近乎白话,简单明了,却又内蕴深刻,发人深省。

正如人生无时无刻不面临着选择,身处逆境之时,当“穷且益坚,不坠青云之志”,顺境时更应该平和淡然,不可太过张扬。将相神仙也不过是由凡人来做的。王朝的兴亡一如朝暮更迭,前朝的树也因难抵江风而倒下。功名富贵也是无从预料的事,即便费尽心思,也只是负了时光,冷落了岁月。还不如独自喝几杯浊酒,醉去大梦一场,管他流水何处,花落谁家。

自古宦海多沉浮,有多少人“费尽心情,总把流光误。”《儒林外史》开篇的那首诗不知道出了多少人为追求富贵名利不惜舍命。若有一天真的得到了才知功名利禄不过过眼云烟,终是草草。人的一生可以选择功利,亦可选择平淡,一杯清茶,一壶浊酒又何尝不是一种人生。

试问整部儒林又有几人能够看破红尘?

在吴敬梓的心中唯有一人,此人姓王名冕,字元章,是一个嵚崎磊落的人,世人称之为王参军。但是吴老却坚持认为他没做过一天的官,又何来参军之说。

时光或许可以催残一个人的容颜,但是命运却不能击败一个坚定者的心智。少时悲惨的经历并没有击挎王冕的心,七岁丧父,家中生计只能靠母亲做些针线活来维持,变卖家产也只够供王冕读了几年的书,无奈之下只能让年仅十岁的王冤去富户家中放牛。

也许这就是那个封建时代大部分寒门子弟的悲哀,从放牛郎到放牛翁,辛苦一辈子却连一顿饱饭都吃不上。我们常常会叹息命运不公,生不逢时,可只有幽怨的人生注定是失败的。王冕的一生之所以充满传奇色彩,是因为他明白想要的一切都应该靠自己去争取,没伞的孩子只能努力的奔跑。

王冕欣然接受了这份工作,为的是帮母亲分担一些,毕竟在那个时代一个女子要照顾好一个孩子是件很不容易的事。如今王冕去了秦府至少不用再忍饥挨饿,还有几许点心钱。很多人若是有了点心钱真的买几块点心吃了,可王冕不同,他用省下的钱去书客那淘几册旧书打发闲暇的时光,以至于不辜负流年。

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里,王冕放着牛,看着书,清风徐来,杨柳依依,难免多了几分惬意,这样的生活很美,简单而美好,清静而自然。王冕每天的生活都这样度过,到也平常。

有句诗叫“莫道浮云终避日,严冬过尽绽春雷。”阳光总会如期而至,白云朵朵,驯鸽飞过,总是会令人心情舒畅。面对如此美景,王冕不禁感叹美好的事物稍纵即逝,想要用心将这些易逝的美景定格在那一瞬成为永恒的记忆。

少年王冕开始学着画没骨花卉,逐渐声名远播,成为名笔。他的画向来都有人争着来买,诸暨县的县令得知县里竟有这样一位名笔,便差人向王冕求画,求王冕画一幅《二十四幅花卉册》,碍于秦老的情面王冕只好答应。

史太公在《史记.货殖列传》中说:“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”普天之下的芸芸众生无不为了各自的利益徒劳奔波。

危素返乡时因深受皇帝器重,有多少人想去拜访他,结识他,并非因他德高望重,只是因为他是皇帝所器重的人。

王冕画好后头役拿着画回去向县令复命,县令见画甚好,便将之送于老师危素,危素问起这画出自何人之手,想见见此人。

县令命人写了贴子去请王冕,王冕声称有病不便前去,县令知其装病不敢前来,便亲自去见王冕,怎料王冕故意躲之,顿时暴跳如雷又不便发作。

王冕怕遭报复,待县令走后便返回家中告别老母,去济南府躲避些许时日后盘缠用尽,只得以卖画占卜为生。奈何尘世多为烦扰,王冕生性好静,只求安稳度日,深知此地不宜久留,便又背负行囊踏上故土,返回家中。

我喜欢白落梅品红楼的扉页上的两句话,“昨日群芳夜宴,语笑嫣然,今朝人走席散,了然无痕。”有道是“物是人非事事休”,王冕离去的这些年危素已然还朝,门生县令也随之升迁,黄河水也已改道,早已是沧海桑田,物非人非。

王冕又回到了当初吟诗作画的平静生活,波澜不惊度过了六年光阴。这时王冕的母亲去世了,让王冕痛不欲生,恸哭流涕,想起昔日与母亲相依为命,恍如昨日。

父母在,人生尚有来路,父母去,人生只剩归途。“崔颢在《黄鹤楼》里写道:“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”。人生之悲,想必莫过于天上人间。

王冕为母服阙之时天下便已大乱。

朱元璋定鼎中原,一统天下,诏王冕当咨政参军。王冕听闻风声时便已躲进会稽九里山隐居。隐居之时,他闲来无事,植树千株,将自己栖身之所提为“梅花屋”,自号“梅花屋主”。

在这里他写了一首流传至今的题画诗《墨梅》,目前这首诗有多个版本,最原版的是这首:“吾家洗砚池头树,个个花开淡墨痕。不要人夸好颜色,只流清气满乾坤。”

这里有个典故,相传东晋的大书法家王羲之曾“临池学书,池水尽黑”,写的《兰亭序》被称为“天下第一行书"。王羲之姓王,王冕也姓王,故称“我家”。其实就像刘备和中山靖王刘胜一样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。

我家洗砚池边有一棵梅树,盛开的梅花有淡淡的墨痕。不需要别人夸它的颜色好看,梅花的清香之气自然会弥漫在天地之间。

“不要人夸好颜色,只流清气满乾坤。”道出了王冕的品行就如他所画的梅花一样清奇淡雅,不慕名利,不畏权贵,不流于世俗,铮铮傲骨的文人气节正是吴敬梓所钦佩的地方,说他是儒林第一人,也是唯一的一个人。

善画梅花的人有很多,但能做到“画梅须具梅气骨,人与梅花一样清”的人,唯有王冕一人也。浅觅辰风


上一篇: 美国生孩子到底有哪些好处?看看美国户口与北京户口的对比就清楚了
下一篇:爱新觉罗氏是宋徽宗后裔?
视野焦点
点击排行